10 Sep 2013

那瞬間連最角落的灰塵都被這尖銳的聲響驚醒...



















我始終不知道負面的情緒是怎麼被壓抑的,也不知道它是怎麼湧出來的。

六點二十四分,一個自然醒的上午,在自己的床上醒來,沒有做夢,沒有無力感。


昨天,我一如往常地在吧台裡做整理,是個愉快的一天,因為好久不見的愛爾蘭帥哥又來台灣了,我跟wenny就按照慣例跟他們玩遊戲,試圖把他們灌醉,不過我們可能功力太弱,不然就是他們剛從國外回來,磁場特別強大 ,我跟wenny連輸,還被罰了「Dragon Tears」(就是一個把少量的烈酒用鼻子吸入的遊戲,直達腦門,很爽。),一系列Truth or Dare的瘋狂胡鬧後,就進入營業尾聲了。

不知道是因為「Dragon Tears」的關係讓我恍神,還是單純因為瘋狂後在放空,我不小心把一個杯子推倒了,在它掉落的瞬間,我的指尖還被它冷冷地敲了一下,隨後他清脆的聲響充滿了整間店裡,那瞬間好像連最角落的灰塵都被這尖銳的破碎聲驚醒。

當然,這種事在酒吧裡發生,不足為奇,大家只是驚呼一聲就繼續做自己的事、喝自己的酒、聊自己的天,我也很從容地去拿掃把快速把碎片掃除。

一切感覺就是這麼稀鬆平常,但是就不知道哪裡怪怪的。

那陣聲響,一直在我腦中迴盪,感覺碎片似乎跑進腦子裡,在裡面不斷翻滾、破碎,然後越來越細小,直到融入我的最深處。

心情跟情緒突然變得非常冷,很空蕩、很無力,wenny開玩笑地對我說「該低落的是我吧!杯子一直被打破應該是店長哭哭才是!」,雖然她講的很中肯沒錯,只是我很明白我並不是在自責打破杯子,是那個破碎聲把我的情緒帶回現實了。

那個聲音,實在是太清晰,它讓一切變得都好清楚、好赤裸,我難以用言詞形容這怎麼能對我情緒起這麼大的影響,但他就是發生了。

一會兒後,我不禁問自己,我是不是連自己把負面情緒藏起來的自知都沒有?
還是說,我根本忘記察覺自己早就哪裡不對勁了?

那瞬間,一種極為熟悉的憂鬱症情緒又吞噬了我。

我不記得我回家的時候經過了哪裡,原本計劃好要買鹹酥雞回家當宵夜的我,等到回過神時,已經在機車地下室的入口處了,也沒有什麼食慾,感覺空空的。

回家之後,已經兩點了,我拖著低落的情緒倒在沙發上,心裡感覺非常空虛、無力,甚至連跟自己喜歡的對象說一聲晚安的情緒都沒有,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很疲憊、很低落也很安靜,隨著這股情緒,我慢慢地進入闔眼的黑暗中...。

1 comment:

What do you think?